當前位置: 首頁 > 觀點

詮釋學視域下的中醫守正傳承

時間:2019-08-28 來源:中國中醫藥報3版 作者:邢玉瑞

  詮釋學,也稱為解釋學或闡釋學,是指對于文本意義的理解和解釋的理論或哲學,是一門研究理解和詮釋的系統理論,它的理論主旨或重點不在于理解或詮釋什么,而在于如何理解或詮釋。嚴格地說,中國學術史上從來也不存在一種作為理論出現的詮釋學,但是具有源遠流長的經典詮釋傳統和人本詮釋經驗,因為通過對經典的不斷詮釋來傳承與拓展一種思想傳統,歷來是中國文化的一大特點,也是中醫學術發展的特點之一。因此,從詮釋學的視域探討中醫守正傳承問題,無疑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。

詮釋學的基本內容

  詮釋是站在某個“視點”展開的理解活動,再給出一套語言文字符號的建構。從現代詮釋學而言,對詮釋學一詞至少要把握四個方面的意義,即理解、解釋、應用和實踐能力,前三個方面是統一過程中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,解釋就是理解,應用也是理解,理解的本質就是解釋和應用;后一方面說明它不是一種語言科學或沉思理論,而是一種實踐智慧。

  詮釋學是中醫和現代科學語境之間的橋梁

  洪漢鼎曾指出:“一邊是經典,一邊是現代,在它們之間——中國詮釋學是一座橋。”對于當代中醫學而言,一邊是傳統中醫,一邊是全球化、現代科學語境下的人群,在它們之間——中醫詮釋學是一座橋。詮釋學在中醫守正傳承中的價值,可概括為以下幾個方面。

詮釋立場與守正傳承

  中醫理論主要借助自然語言來表述,而自然語言存在著不嚴密、多歧義、具有隱喻性等特點,加之詮釋者詮釋立場及其相關因素的影響,更容易造成詮釋的多義性。因此,了解詮釋立場,有助于對古典理論的多義性詮釋的評判。如對《素問·生氣通天論》中“陰平陽秘”的詮釋,即有陰陽平衡、陰陽動態平衡以及非平衡穩態等不同解釋的爭論,究其原因,則在于詮釋者所采用的理論基礎不同。從哲學角度而言,平衡是指矛盾的暫時相對的統一或協調,與不平衡相對,是事物發展穩定性和有序性的標志之一。故“陰平陽秘”也可以說就是指陰陽的平衡。從一般的物理、化學運動而言,“陰平陽秘”也可詮釋為陰陽的動態平衡。就生理學而言,“陰平陽秘”的含義則類似于“內穩態”。從耗散結構理論角度而言,人是遠離平衡的開放系統,是典型的耗散結構,故“陰平陽秘”可以說是非平衡有序穩態。上述幾種關于“陰平陽秘”的解讀雖然不盡相同,但并無對錯之分,只是由于各自的詮釋立場不同而已。

詮釋學與中醫理論創新

  德國哲學家伽達默爾認為,詮釋學就是一種想象力,這才是創造性精神科學家的標志。詮釋學的思想創造意義使得詮釋對象擺脫了時間、空間的藩籬,使得理解、解釋具有高度的自主性、自由性。中醫理論的發展,本身也是在實踐經驗的基礎上,通過對古典著作的不斷闡釋來實現的。

  從詮釋學的角度而言,中醫學術的發展史,也可以說就是對古典著作的詮釋史,只不過不同的歷史時期有著不盡相同的理論與方法。如對于《素問·四氣調神大論》中“春夏養陽,秋冬養陰”的解釋,其本義是指依據時序調節人體精氣生發、充旺、斂降、伏藏之生理功能,以適應自然界春生、夏長、秋收、冬藏的規律。但是,歷代醫家則結合自己的實踐經驗和體悟,從不同角度作了闡發。

  一是以王冰為代表,依據陰陽互制原理,認為養,即制也。春夏陽盛,故宜食寒涼以制其陽;秋冬陰盛,故宜食溫熱以抑其陰。二是以張介賓為代表,依據陰陽互根原理,認為陽為陰之根,養春夏之陽是為了養秋冬之陰;陰為陽之基,養秋冬之陰是為了養春夏之陽。順應時令,調養陰陽,使之平衡協調,以防患于未然。三是以張志聰為代表,從人體陰陽四時內外盛衰立論,認為“春夏之時,陽盛于外而虛于內;秋冬之時,陰盛于外而虛于內。故圣人春夏養陽,秋冬養陰,以從其根而培養也”(《素問集注》卷一)。王冰、張介賓、張志聰之解釋,顯然與《黃帝內經》本義不合,但又皆以四時順養立論,且有養生或用藥實踐作為依據,也具有一定的臨床指導意義。后世并將“春夏養陽,秋冬養陰”的養生原則,用于指導疾病的治療,主要是指春夏治病要注意加些升浮藥,秋冬治病要加些沉降藥。

  李時珍在《本草綱目·四時用藥例》說:“升降浮沉則順之,寒熱溫涼則逆之。”此外,現代人根據對文義的不同理解,又提出許多新的觀點,如春夏溫補陽氣,秋冬滋養陰液;冬病夏治,夏病冬治;春夏顧護六腑,秋冬調補五臟;春夏調理心肝,秋冬調理肺腎;或依據體質偏頗補救等,均是對《黃帝內經》原義的發揮,也體現了詮釋學的實踐指導意義。

詮釋原則與守正傳承

  由于任何詮釋總要受到那個存在的文本的制約,因此對中醫理論的研究,也必須在“辨章學術,考鏡源流”的基礎上,將中醫學的各種概念、理論或學說,回置到它們得以產生、發展的具體歷史環境的哲學、文化乃至宗教、倫理道德等背景下去研究和再現其形成過程,進行發生學的研究和邏輯學的梳理,搞清中醫學相關學說的本質內涵,吸收其合理內核并應用現代科學方法加以研究和發揚光大,同時揚棄其不合理、不科學的內容。如現代教材、辭書對陰陽的定義,多認為是自然界相互關聯的某些事物或現象中對立雙方屬性的概括。

  這一定義存在的問題有:陰陽強調和諧、統一,強調對整體的保持和維護;對立統一規律強調斗爭、排斥,強調對整體的分解和破裂。在中醫學中,營與衛、氣與血、臟與腑等隸屬于陰陽的事物之間不存在對立關系。陰陽不僅表示屬性,可稱為屬性陰陽,同時又表示本體,如腎陰、腎陽、肝陰、肝陽等,可稱為本體陰陽。

  由此可見,上述定義不符合陰陽理論產生的歷史背景與中醫學的實際。對于陰陽,可定義為中國古代哲學的一對范疇,是對宇宙間相互關聯的某些事物、現象及其屬性對待(對立)雙方的概括。陰陽,既可以指陰陽之氣,是對生成宇宙萬物的本元之氣或人體生命之氣的劃分,也可以指宇宙間貫通物質與人事的相互聯系的兩個對待(對立)的方面。

詮釋層次與守正傳承

  對于傳統中醫理論的理解,我們可以借鑒傅偉勛提出的詮釋學的“實謂”“意謂”“蘊謂”“當謂”“必謂”五個層次,也可以簡單地從“說了什么”“為什么這樣說”“講對了還是有錯誤”“為什么說是對的還是錯的”“現代有何用”等層次加以分析。

  以《素問·五常政大論》所論“化不可代,時不可違”為例,原文本義是講對疾病的治療、康復而言,要著眼于患者自身內在的調節能力,不能簡單地以外力代替,要遵循四時陰陽的規律,順應自然的生化過程,適時協調養護,充分調動人體自身的修復能力,使病體得到康復。

  為什么這樣講呢?由于天地自然的造化非人力所能為,自然萬物演化的固有時序規律不可違背,而人身是一個小天地,有其演化的時序規律,因此治療疾病應遵從時序變化所反映的生化規律而不能違背。從思想淵源來說,是以中國古代哲學天人合一、道法自然、以時為正、時道互滲的觀念為基礎的,強調人必須遵循自然萬物固有演化時序規律,認識萬物,輔助和贊化萬物,使萬物遂其天賦之性而自然化育。這種思想無疑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價值。

  《黃帝內經》時代的這一觀點至今有什么價值?從醫學層面來說,人體生命活動遵循著一定的時序演化規律,故養生當“四氣調神”順應時序來調養;診治疾病當“無伐天和”而因時制宜;藥物采制也須“司歲備物”。從當代人類飲食生活層面來說,《素問·五常政大論》所言“無代化,無違時”的東西,無疑就是人們所言的綠色食品。所謂轉基因與反季節食品,恰恰是對自然生化的破壞,違背了“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”的原則。

  再如仝小林在《脾癉新論——代謝綜合征的中醫認識治療》一書中對脾癉的闡述,涉及脾癉的概念、病因、病機病證特點、病理特征和主要病理產物、臨床表現、分期、治療原則、辨證論治等。他對脾癉的詮釋,不但完整體現了詮釋學理解、解釋、應用三要素,并且突出強調了詮釋學實踐智慧思想,較為系統地完成了一個中醫學概念的現代詮釋。

  借鑒詮釋學研究成果正確客觀詮釋中醫理論

違背詮釋學原則,過度詮釋

  對中醫理論的過度詮釋,是現代中醫理論研究中普遍存在的現象,一是表現為一種古已有之的心態。如《素問·陰陽應象大論》言:“腎生骨髓,髓生肝。”有學者即企圖借助現代科學的相關研究成果,來論證中醫學早就有“髓生肝”的理論,并期望揭示其科學內涵——骨髓干細胞生成肝細胞。二是過度玄學化的表現。中醫理論源自日常生活與臨床實踐經驗,大多比較樸實,而現代學者對有些問題常常過度解讀,如對《素問·陰陽應象大論》所論“七損八益”,從兩性與陰陽概念的產生、馬王堆出土醫書《天下至道談》與《黃帝內經》文字的比較、《漢書·藝文志》中醫書分醫經、經方、房中、神仙來看,“七損八益”無疑是指房中術,而現代人違背詮釋學整體性、意義符合等原則,大多做出了過度詮釋甚或玄學化的解釋。

盲目自信,不求其所以然

  在對中醫理論的學習、傳承、研究中,后人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現象也十分普遍。如《黃帝內經》提出營衛晝夜運行五十周次,為歷代醫家所傳授,但為什么是五十周次,卻少有問津。雖然《靈樞經》提供了人體經脈長度為16.2丈、一晝夜呼吸13500息、一息氣行6寸三個計算數據,但為什么經脈長度計算了二十八條經脈,數據如何得來?晝夜呼吸次數明顯與現代計算不符,為什么?一息氣行6寸如何得來?諸如此類問題均沒有解決。其他如臟腑分類的邏輯矛盾、七情內傷的邏輯矛盾與現代轉化、運氣學說的科學性問題等,均未得到應有的重視。

經學崇拜,缺乏理性精神

  經學崇拜是中國傳統文化最重要的觀念之一,歷史上的儒、道、釋三大體系,各有自己所尊崇和信奉的經典,傳統中醫學也不例外,由此導致質疑批判精神的缺乏。

  當代中醫學術發展面臨著中醫經典到現代語言、中國傳統學術到現代科學語境的兩個轉換,在此過程中,不僅要處理好繼承與創新、中醫信仰與學術研究的關系,越是客觀、冷靜、深入的純學術研究,越能為中醫學的發展提供真實的生命資源,為中醫學的發展做出貢獻。同時必須借鑒當代詮釋學的研究成果,系統開展中醫經典與中醫核心理論的現代詮釋,建立和完善概念明確、結構合理的中醫理論體系,闡發中醫理論的科學內涵,促進中醫理論的創新發展,提升其指導臨床實踐與科學研究的能力。敬畏經典,不盲從經典;守正傳承,任重道遠。(邢玉瑞)

(A)

凡注明 “中國中醫藥報、中國中醫藥網” 字樣的視頻、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,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“中國中醫藥網” 水印,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,否則本網站將依據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。
古怪猴子走势图
电竞比分网分 国标麻将番型 科乐吉林麻将安卓手机 迅彩篮球即时比分 手机850game棋牌游戏 7位数开奖结果今天晚19139期 15选5杀号2元网 福利3d开奖号 闲来长沙麻将下载 cba比分188 正宗福州麻将 江西11元选5走势 云南11选5有规律吗 苹果怎么安装不了微乐 什么麻将有百搭 pk10北京赛车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