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學術臨床 > 國醫大師學術思想

李佃貴治潰瘍性結腸炎病案舉隅

時間:2019-08-19 來源:中國中醫藥報5版 作者:張紈 孫潤雪 婁瑩瑩 孫建慧 李婭 王彩云 陳天鴿

  潰瘍性結腸炎(簡稱UC)臨床主要表現為腹痛、腹瀉、黏液膿血便以及不同程度等的全身癥狀,為臨床常見病、難治病。李佃貴教授認為脾胃虛弱為本病發病之本,濁毒內蘊為發病之標,癰瘍內生為局部病理變化,治療上分期、分階段論治,發作期重在化濁解毒;緩解期重在健脾益腎,以期標本兼顧;強調辨病為先,以明確診斷,與證相合,宏微相參;將中藥硬膏、隔物灸等方法用于UC的治療,內外治法雙管齊下,把握UC發病與氣候的相關性,從飲食、情志、起居等方面調攝,治養于一體,縮短治療周期,防止復發。

  治療法則

  中醫外科學治療癰瘍分階段而治,立出“消、托、補”3個治療原則,李佃貴認為該病從臨床表現、局部病理變化及致病機理都與癰瘍有異曲同工之處,并結合UC發作期與緩解期相交而作的特點,臨床上常分階段用藥,有所側重,以期標本同治,常有顯效。

  發作期

  化濁解毒,消托并行 李佃貴認為濁毒內蘊是本病的致病關鍵,發作期多以實證、濁毒證為主,表現為腹痛、腹瀉、便黏液膿血、里急后重、口干口苦、舌紅或暗紅、苔黃膩、脈弦滑數等。故將化濁解毒立為大法,貫穿治療始終,使濁化毒解,癰瘍消于內而托于外,正氣得復,腸腑轉安。常用藥物有白頭翁、茵陳、黃連、敗醬草、地錦草清熱化濁解毒。該期重在化濁解毒,消托并行,以補為佐,升降脾胃以順特性。

  緩解期

  健脾益腎,佐清余邪 李佃貴認為潰瘍性結腸炎緩解期乃濁毒與正氣相持階段,此期濁毒留戀不去,虛實夾雜,以正虛為主,表現為腹痛綿綿,久瀉不愈,黏液便與膿血便夾雜,小腹墜脹,面色少華,納谷不馨,舌淡苔白,脈細弱。治當健脾固腎,兼以蕩滌余邪。常用藥物有太子參、茯苓、白術、山藥、黃芪健脾益氣血之源,其中黃芪一物,常生品、炙品共用,既能益氣健脾,又有斂瘡生肌之效。該期重在健脾益腎,以補為要,佐清余邪,培補脾腎以固本源。

  病癥相合,宏微相參 李佃貴治療潰瘍性結腸炎衷中參西,首先強調辨病,明確診斷,防止漏診誤診;其次在宏觀辨證的基礎上,也注重和局部微觀辨證相結合,根據腸鏡像及病理的相關表現,病癥結合,精準辨證。若鏡下黏膜水腫、糜爛、潰瘍,其上覆黃色者,乃濁毒久稽不散,釀膿化瘍,常重用白花蛇舌草、半枝蓮、半邊蓮等清熱化濁解毒之品;若出血點多,瘡面較大者,常用白及、血余炭收澀斂瘡,促進局部瘡瘍愈合;若黏膜水腫明顯,結腸囊袋變淺變鈍,或有假性息肉形成,此多為脾虛所致,常選用茯苓、白術、砂仁、芡實等輕靈平淡之屬,芡實味甘澀,性平,乃脾腎之藥,而其味甘補脾,亦能利濕固瀉;若黏膜紫暗,有顆粒狀增生,腸腔狹窄或纖維化,乃濁毒蘊結腸腑,阻滯氣血運行,氣滯血瘀所致,多選用紅花、赤芍、三七粉、仙鶴草理氣血、和血絡之品,其中仙鶴草一味既能活血止血,又能收澀止痢,補虛健脾,對于患痢日久者,李佃貴常用量增至30g,以增強健脾固泄之功;若黏膜質脆,觸之易出血,多為濁毒之邪耗損陰液所致,常選用烏梅、石斛、女貞子、墨旱蓮養陰護膜之類。諸藥共伍,病下辨證,宏微相參,藥有所專,故能事半功倍。

  多措并施,內外共舉 《理淪駢文》中指出:“外治之理即內治之理,外治之藥,亦即內治之藥,所異者法。”外治法是治療潰瘍性結腸炎不可或缺的方法,與內治共施,可獲倍效。臨床上李教授將中藥硬膏、隔物灸等方法用于UC的治療,常有滿意的療效。

  驗案一則

  張某,女,39歲。主因腹痛、腹瀉夾黏液膿血便3年來就診。患者緣于3年前因精神抑郁而致腹痛、腹瀉,便中夾黏液、膿血,于當地醫院查電子結腸鏡示:潰瘍性結腸炎。經口服美沙拉嗪藥物(具體用量不詳),便中未見膿血,仍有腹瀉、腹部隱痛,后就診于我院門診。現主癥:腹痛,為隱痛;腹瀉,6~7次/日,便質呈糊狀色黃褐夾有少量黏液膿血;里急后重、口干、心煩、乏力、面色蒼白、納呆、舌暗紅苔黃膩,脈弦數等。診斷:泄瀉(脾胃虛弱,濁毒內蘊)。治法:健脾益氣,化濁解毒,斂瘍消瘡。處方:黃連12g,白頭翁15g,敗醬草15g,地錦草12g,藿香12g,佩蘭12g,當歸12g,茯苓12g,白術9g,仙鶴草15g,白芍15g,木香12g,地榆15g,三七粉2g,五倍子12g,防風9g,陳皮9g。14劑,每日1劑,水煎服。配合中藥硬膏穴位貼敷。

  二診:服藥14劑后腹痛明顯緩解,便中未見膿血,仍有黏液,3~4次/日,乏力,余癥均減輕,舌暗紅,苔薄黃膩,脈弦數。上方去敗醬草,藿香、佩蘭減至9g,加黃芪15g,太子參12g,芡實12g,增強健脾氣、生氣血之力。14劑,每日1劑,水煎服,同時配合中藥硬膏穴位貼敷。

  三診:服二診藥14天后,腹痛基本消失,大便1~2次/日,偶有黏液,時有心煩,夜間口干明顯,舌暗紅,苔薄黃微膩,脈弦細數。上方去防風,加山萸肉12g,女貞子20g,墨旱蓮20g,以滋腎養陰,14劑,每日1劑,水煎服。

  四診:服三診藥14天后,大便1~2次/日,不成形,無黏液膿血,口干煩渴減輕,舌紅,苔薄黃,脈弦細。為鞏固療效,防止復發,守方治療2個月,并囑患者調暢情緒,食飲有節。后復查電子腸鏡示:乙狀結腸黏膜充血。

  按:患者中年女性,由于長期情志不暢,肝氣郁結,橫逆犯胃,致使脾胃虛弱,運化無力,水濕泛濫,濕濁內阻,久而化生濁毒。濁毒內蘊,阻礙氣機,水谷不化,清濁不分,故大便溏泄;阻礙血脈,不通則痛,故腹痛,而腸道內呈潰結改變;濁毒下注,故肛門灼熱,糞便色黃褐夾帶有黏液、膿血;濁毒循道上蒸,故心煩、口干,舌苔黃膩;而脾胃虛弱為發病之根本,故見面色蒼白、乏力癥狀。方中藿香芳香而不猛烈,溫煦而不燥熱,《本草正義》謂其“清芳微溫,善理中州濕濁痰涎,為醒脾快胃、振動清陽之妙品”;佩蘭宣化濕濁而能定痛,二藥相須伍用芳香化濁、醒脾增食之效佳;黃連、白頭翁、敗醬草、地錦草,長于蕩滌胃腸濕熱,調胃厚腸,兼有涼血止痢之功,四味配伍,協同為用,使濁毒之邪速去,胃腸復安;當歸、白芍、川芎、地榆、三七粉共奏活血養血、斂瘡護膜之效;木香、陳皮善走氣分,調氣則后重自除;仙鶴草、五倍子二者皆具收澀之性,安腸絡而止瀉痢;防風辛溫升散,升清止瀉為要。諸藥合用,共奏化濁解毒和胃安腸之功。二診時患者諸癥減輕,舌苔轉為薄膩,此乃濁毒稍解,脾虛之象愈顯,加黃芪、太子參、芡實補虛而不助燥之品,而芡實亦有固攝止瀉之力。三診時諸癥均解,然患者病程久延,濁毒之邪陰液,陰不斂陽,方中加山萸肉、女貞子、墨旱蓮,均入肝腎經,養陰生津,有調和陰陽之妙。四診時效不更方,以鞏固療效,防止復發。(張紈 孫潤雪 婁瑩瑩 河北省中醫院脾胃病科 孫建慧 李婭 王彩云 陳天鴿 河北中醫學院研究生院)

  (注:文中所載藥方和治療方法請在醫師指導下使用。)

  (D)

凡注明 “中國中醫藥報、中國中醫藥網” 字樣的視頻、圖片或文字內容均屬于本網站專稿,如需轉載圖片請保留 “中國中醫藥網” 水印,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中國中醫藥網,否則本網站將依據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。
古怪猴子走势图
广告联盟哪个比较好 竞猜足球比分直播500 东方6+1生肖 捷报比分足球即时比分网 欢乐捕鱼人充值破解 好玩棋牌游戏? 3d新彩吧字谜图谜 娃哈哈集团股票代码 网络棋牌捕鱼游戏漏洞 娱乐棋牌平台 河北20选5胆拖对照表 欧洲足球博彩即时赔率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少 广东推倒胡麻将 网上购买吉林11选5 内蒙古十一选五